新发现!清华等团队从蝙蝠身上研究出新冠抑制剂


2017年10月,郑某强制戒毒期满恢复自由,本该重新承担起抚养小宝的责任,她却向居委会提出,自己无力照顾,希望居委会继续代为照看小宝。之后,郑某便再次离家外出不知去向。

曼迪还说,儿子托马斯病倒后,按照政府的规定实行了居家隔离,临死前一天,他的病情似乎有些好转,她还跟他说了一阵子话,谁曾想,这竟然成了她与儿子之间最后一次说话。她还说,最早发现儿子去世的是儿媳妇瑞安农·伊莱亚斯,她跟儿子同岁,也是27岁。伊莱亚斯说,丈夫死后,来了一帮医务人员,他们身穿防护服,将丈夫的尸体运到救护车上送往医院。曼迪赶到医院,想再摸摸儿子的脸,但遭到医务人员的阻拦。没过多一会儿,医务人员就将托马斯装进塑料袋密封起来。

居委会认为,郑某自小宝出生后,即未尽到作为监护人的义务,将小宝遗弃在居委会,不闻不问,实际上已放弃了对小宝的监护权,因此申请撤销其监护资格,并自愿要求代为履行郑某的监护职责。

黄浦区法院受理该案后,由三名资深法官组成合议庭,适用特别程序开庭审理了该案。

曼迪·戴维斯也是一名医务工作者。她说,医院方面已经对她儿子的尸体进行了采样,以便进行最后的新冠病毒书面确定。她还说,她的大孙子今年才4岁,小孙子刚出生,包括儿媳妇,一家人被告知全部隔离14天。孩子们连父亲最后一面都见不上,儿媳妇的心都碎了。

郑某生下女儿小宝(化名)后便长期离家在外,拒绝承担抚养义务,其间还因反复吸毒被强制戒毒。多年来,居委会志愿者轮流照顾着小宝的日常生活起居。不久前,在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检察院的介入下,居委会向法院申请变更小宝的监护人。

在众多热心人士的悉心照护下,小宝和其他小朋友一样健康成长。但随着一天天长大,小宝已到了上学的年龄,监护人缺位的问题迫切需要得到解决。

撤销母亲监护人资格,居委会成为监护人

庭审中,黄浦区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到庭支持起诉。检察机关认为,郑某对小宝疏于照顾,经常去向不明,强制戒毒恢复自由后即失去联系,至今下落不明。期间,小宝由申请人抚养照顾,已形成稳定的抚养关系,因此建议依法撤销郑某对小宝的监护人资格,并由作为基层组织的居委会担任小宝的监护人。

郑某离家出走的几个月前,小宝的外公过世,居委干部和志愿者们成了小宝唯一的亲人。